2017太平洋左岸藝術季《洄瀾之聲 寶島辦桌》藝評

公告日期:2017-10-23

234

2017太平洋左岸藝術季《洄瀾之聲 寶島辦桌》
林心智
【演出資訊】
演出節目:《洄瀾之聲 寶島辦桌》
演出單位:台灣國樂團
演出人員:陳炫合(指揮)、劉寶琇(柳琴)、陳麒米(笙)、葉維仁(二胡)、張旭(打擊)、張君豪(笛)
演出時間:2017年09月23日下午19時30分於花蓮縣文化局
 2017太平洋左岸藝術季,是花蓮縣文化局精心規劃的藝文品牌,已經邁入第五個年頭,在今年規劃了八場節目,台灣國樂團的音樂會便是其中一。台灣國樂團是隸屬於文化部屬於國家級樂團,是台灣傳統音樂的標竿。在樂團整體樂器使用上也有所不同,柳琴改用小阮,弦樂聲部全部使用「環保胡琴」,低音聲部使用了「環保革胡」,在音色上取得有別於傳統國樂團的「個性」,對於「現代國樂交響化」的發展上,產生出新的國樂團聲響,也讓花蓮聽眾有了新的感受,在聽覺上弦樂音色統一,使整體的演奏與層次更加細緻。
 台灣國樂團此次《洄瀾之聲.寶島辦桌》音樂會,在主題的構想及執行製作方面是相當具有水準,音樂演奏技術表現精湛。整體節目選材與規劃,使用台灣的辦桌素材亦是創舉,具有創新理念,是一場成功的構思,整場音樂會的作品挑選都為台灣音樂元素,台灣作曲家為主,逐漸積累屬於本土的音樂作品與音樂形式。
 此場音樂會開場有別於以往音樂會皆以大合奏作為開場,此次用絲竹室內樂作品《穿越太魯閣》作為開場,在作品中顯露出各個演奏家的默契,在演奏技術上游刃有餘,奏出細膩的絲竹樂,音樂線條上處理細緻,各聲部銜接默契表現得宜,無疑是對花蓮在地國樂學子一大震撼與學習。在細膩的演繹之下,唯有可惜在音樂進行中不免聽到孩童的說話聲,使整體聽覺的享受中略顯遺憾。
《寶島亂彈》是由劉寶琇編曲,也由劉寶琇親自領奏,現今傳統音樂除了注重聽覺表現的細緻外,更是照顧到視覺的觀感,主奏換上了民族服裝,站立演奏柳琴,使音色的穿透力加大,演奏時對於音樂律動也更加靈巧,在聽覺與視覺都是用心的設計。樂曲分為兩段,由泰雅族音樂素材與歌仔戲音樂素材為主,將傳統音樂素材從新換上新的包裝,使音樂讓觀眾獲得更大的共鳴。
《台灣民謠組曲》為大合奏作品,由陳炫合指揮帶領台灣國樂團,樂曲共四個段落,每個段落都由台灣傳統民歌為主,此作品當中可以領略出,指揮對樂團的控制能力,整體作品表現在強弱的張力,樂段銜接都在指揮的棒下表現得宜,讓人感受到國家級樂團的音樂表現力,無疑是傳統樂團合奏的模範表現。
《風火電音三太子》此作品為全新的創作組合與形式,從文化上來看,電音三太子為台灣一大特色,此作品又使用笙與二胡做為搭配,從各個面上來看都是具有新意的作品。作品中因器樂聲響屬性的關係,笙演奏與二胡演奏聲響比例略有失平衡感,再作品當中感受到兩位青年笙演奏家與二胡演奏家的絕佳默契,在快速音群的表現帶給觀眾演奏的熱情,將〈風火〉二字的氛圍用各自的演奏技術傳遞給觀眾。作曲配器上用了許多古典音樂的手法,使樂團出現的聲響更加豐富,打破對於傳統國樂團的聲響形象。
《酒狂》原為著名古琴曲,由晉代阮籍所作,現今改編成為打擊協奏,由青年打擊演奏家張旭領奏。張旭從樂曲一開端就進入到演的情境當中,微醺的步伐靠近樂器,使用絕佳的打擊技術,控制六棒在木琴上做精準的敲擊,在作曲上更使用許多新的聲響效果,例如:翻譜的聲響、拍手聲、扇子聲無疑都大大加強了作品的聲響效果,但在此時觀眾也融入其中,孩子說話聲與小孩哭鬧聲也在此時出現,不知這些觀眾聲響是否為作曲家當初所想到的!在主奏的打擊與樂團的搭配當中可以感受到的演與奏的關係,在這樣舊題材中獲得新的面貌。
《童年往事》是以台灣〈天黑黑〉民歌為主題,由笛子演奏家張君豪擔綱,在傳統樂器中,中國笛有著獨特<膜>的音色,這個音色也是中國笛的特點,音色的控制透露著每位演奏家美感的氣質。在此曲中演奏家對樂器的控制,將中國笛的音色控制清脆透亮, 在快速音群的掌握輕巧自如,在各種旋律變化當中都賦予了不同的表現力,有著詼諧、逗趣、優美的變化,對於音樂傳達是準確得宜。
《寶島辦桌組曲》這作品為此場音樂會最後壓軸,在作品上指揮穿上廚師裝扮,吸引著觀眾目光,此作品透過國樂合奏與簡易的舞台形式做表演。所以作品當中有一部分演奏員扮演辦桌的工作人員,在每次工作人員進出場時,觀眾都習慣的鼓掌,在作品當中有很多次的進退場,都不斷聽到零碎的掌聲,這樣的表演形式當中需要每次進退場都不斷鼓掌嗎?這樣是否會影響到整體的演出狀態,到作品後段由指揮轉身希望與大家一起互動時再一起熱烈鼓掌是否更好?在此作品中,將台灣最道地的文化元素融入到簡易的音樂劇場當中,這對於整個除了欣賞音樂之外更獲得視覺的享受,將台灣最道地的辦桌飲食文化融入音樂,藉由兩位打擊演奏家,使用了鍋、碗、刀等等廚具來做演奏,也讓人們感受到,音樂就在生活當中,將音樂與生活的距離拉近。
《洄瀾之聲.寶島辦桌》音樂會節目結束後,場內觀眾報以強烈歡呼與掌聲,向所有演職人員欣喜致意,大多觀眾都喜歡這類的表演,整場音樂會豐富多彩,符合當代大眾對於傳統藝術手法的追求。整場音樂會這樣規劃想必更加受到許多觀眾歡迎,有機會將這樣的台灣文化素材成為保留節目,成為台灣國樂團的經典之作。

近期新聞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