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位點

讓語言的趣味遊走中西古今─「城人故事」評賞

公告日期:2015-09-02

5516

讓語言的趣味遊走中西古今─「城人故事」評賞
                  撰文:東華大學中文系 吳冠宏教授

2015太平洋左岸藝術季-洄瀾趣相聲之城人故事-拒絕冷漠
時間:104年8月22日19:30
地點:花蓮縣文化局演藝廳
「城人故事」是臺北曲藝團在8/22之夜,為花蓮鄉親帶來的美妙表演。在這個幸運的夜晚,來勢洶洶的天鵝颱風僅「路過」花東海岸,而臺北曲藝團不僅演出六段精彩的相聲評書,還巧邀大陸竹板快書張楠先生作場特別演出,讓大家大飽耳福,掌聲笑聲不絕如縷,看傳統與現代富有生命力的巧妙融通。
簡單的舞台,沒有絢麗的燈光,沒有精緻的音樂,演員一場也僅一、二位,然而這近三小時的表演活動,台北曲藝團卻獲得了滿堂采,至今回想起這些段子,仍是笑意滿懷,不得不佩服他們的巧構與創意,以及紮實的說書功力。
「城人故事」非「成人故事」,而是城中人的故事,也是不論男女老少都會喜愛的故事,觀此六段戲的名目:「四大名著」、「公主病了沒」、「空中見真情」,「唐漢爭」、「桃花莊」、「我要辦轟趴」,各有旨趣,「四大名著」係指中國傳統四大小說,這原本是最傳統的文化記憶,卻在小鮮肉洪子晏無厘頭式的表演下,成為與生活打成一片並能拉近年輕觀眾的開場好戲。「公主病了沒」將大家熟悉的西洋童話故事舊曲新唱一番,出身花蓮的表演者─黃逸豪娓娓玩出無數趣味,逗得全場笑聲連連,發現自己以前好像都錯看了這些公主似的,簡直把成年人的童心與小孩們的玩興都召喚出來了。
除了照應新生代不按牌理出牌的風尚,曲藝團也沒有忘記要滿足一下年長人的需要,「空中見真情」,再現兩岸對峙緊張、傳播資訊未開的昔日身影,謝小玲傳唱的舊事老歌,卻巧換新詞來呈現昔日廣播人的無所不能,透過與劉越逖的一搭一唱,善用生活事平常心,讓來不及走過那一段歷史的年輕人,也能隨者長輩們的共鳴,一起呼喚舊時代的新記憶。
中場休息之後,「唐漢爭」上演了時空穿越劇,漢末關公與唐之秦瓊何以相爭?時空錯置的荒謬正反諷著人生在世身不由己,曲藝團也藉由這齣向我們介紹了相聲中的「柳活兒」。在相聲中,「柳活兒」是模仿戲曲、雜曲演唱和表演的專門術語,因此表演者必須要有傳統戲曲的身段和工夫。
「桃花莊」是從《水滸傳》魯智深的故事化成評書的段子,葉怡均團長以她出神入化的評書功力,帶大家走進引人入勝的妙境,更在高潮將起之際嘎然而止,留下無盡餘味。正當大家意猶未盡,好想再聽下去時,今晚的特別來賓─張楠先生,已現身台上,這一位目前在大陸當紅的竹板高手,隨興表演兩齣戲就征服了全場觀眾,換來如雷的掌聲,將看戲的興奮感帶到最高點,我想目瞪口呆的觀眾們,曲終人散之後,恐怕仍陶醉在張楠「白骨精」和「我來我去」的語言魔法裡呢!
最後的壓軸好戲「我要辦轟趴」,更是為花蓮鄉親量身設計、充滿在地情懷的鄉土劇,朱德剛的扮相與說腔,散發著草根與喜感魅力,尤善玩語言諧音的遊戲及聯想的巧趣,全場就在這爆笑不斷的浮世繪中劃下句點。
介紹曲藝的各種當家本色,這正是臺北曲藝團在各個節目中寓涵的目的之一,不論是「對口相聲」、「單口相聲」、「柳活兒」、「評書」或「竹板快書」,或是相聲說學逗唱、莊諧並濟的內容,曲藝的諸多工夫就在謬趣絕頂的故事和荒謬戲中展開,成了活教材,六場戲的組合節奏緊湊,相聲的搭配有新舊傳承的意味,特別節目也能發揮拍案叫絕的驚豔效果,主持人謝小玲親切自然的風格貫串全場,尤功不可沒。今晚的演出是名正言順的「趣相聲」,帶給觀眾無比的歡樂,達到雅俗共賞的效果,如果朱德剛先生真的定居花蓮,在這兒開班授徒,那是花蓮鄉親的福氣呢,看了這場趣相聲,花蓮小子何興乎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