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位點

2020太平洋左岸藝術季【夢迴林田山~喬的咖啡屋】藝評

公告日期:2020-11-03

398

  今年花蓮文化局策劃主辦「2020太平洋左岸藝術季」的首場邀請到花蓮表演藝術團隊羅德表演藝術劇場製作的【夢迴林田山~喬的咖啡屋】於八月十六日下午二時三十分假花蓮縣文化局演出 ,羅德舞團深耕花蓮十七年,為花蓮表演藝術傑出團隊,培育花蓮子弟學習舞蹈不遺餘力。

    此次演出內容分為兩大段落上半場是【夢迴林田山】,下半場為【喬的咖啡屋】,以芭蕾的舞蹈形式分別表現不同懷舊與神祕宴會的舞蹈演出,由今年甫獲花蓮縣文化藝術薪傳獎的蘇明珠老師編舞。在上半場是與音樂作曲家林道生老師,詩人葉日松老師作詞,透過林恆毅老師指揮長榮交響樂團的音樂,一起合作演出林田山的百年記憶;下半場則是改編自2014年獨幕芭蕾舞劇【跳舞娃娃咖啡館】,敘述在咖啡屋裡發生的奇幻盛宴。

【夢迴林田山】

    在(序曲)開始時,舞者相呼應的出場為林田山展開繁華的生活的日常,輕快腳步中村民的表現的確吸引觀眾帶入劇中故事,(流籠的告白)在詞意上顯然拉長了時間的軸距,這段以四人舞的方式表現,編舞者在此段手法中最後由男舞者持吉他而舞,如果藉道具而舞,會希望看見從吉他如何轉變時間的軸距,而不是只是一現。(夢迴林田山)盡是充滿了思念,編舞者在此段的處理用全體舞者說了許多故事,畫面的處理也確實讓觀眾感到豐富與當年實況,然在濃烈的思念裡有淡淡的憂傷,如果再把故事尾巴透出這層關係,將更可以產生對比。(伐木之歌)五位男舞者圍中心變化而舞,這段手法的表現就很清楚感受到力量,與作詞者想要的一份堅定彼此呼應。(木屑山上的童年)這段表現中,詞意沒有憂傷,反而以一種更坦然的達觀態度面對,所以在舞蹈方面要更體現出那就是非常美好的時刻。(伐木丁丁)這段用了一些原民舞蹈的元素,不知道在調配上味道會不會太重?可能需再思考。(往事回航夢裡停靠)最後全體舞者舞末停留了大家一起向遠方眺望定點式的結局,在此筆者有個建議,若能全體舞者在場中走走停停也許會為畫面留下更迂迴、時而模糊時而清晰的林田山。也是另一種思考模式!但與在地藝術工作者一起跨界合作是非常值得鼓勵與期待的,可以感受彼此的領會而實驗出更好的作品,三方初次合作也許生澀,也希望羅德將來亦諸多嘗試造福花蓮觀眾!

【喬的咖啡屋】

    編舞者這次改編六年前的【跳舞娃娃咖啡館】,在劇情上也比之前的豐富,結構上也紮實許多,觀眾可以感受在這齣舞劇中所要傳達的盛宴概念,對芭蕾舞蹈也有更多的認識與幫助。(情景)(小喬之舞)是故事的引子,飾小喬的舞者唐尉慈小姐,比六年前飾此角色時,在舞蹈表現上更多了幾分從容與歷練,也能聚焦在觀眾的視覺上投入。(貓的二重奏)兩位男舞者的默契與逗趣表現,很快地吸引觀眾共鳴。(珍莎諾花節)的兩位男女要角,雖然也還是學生階段,但對於此段的表現來說,是相當進步的,而且對舞台的掌握度也趨穩健,也包括(天鵝湖獨舞)中的男舞者,均是羅德培養的生力軍。(帕姬坦獨舞)(史璜妮坦圓舞曲)(垂死天鵝)三段獨舞也提供不同的口味來增添咖啡屋的色彩與多樣性。(夜神光臨)(夜螢之舞)(夜天使波麗露)(畫神光臨)(花與蝶)才是本齣故事較為核心的內容,咖啡屋在畫神與夜神的交錯中,要提供給這場盛宴如何的視覺感官與情感,可以再多的敘述與延伸。編舞者在處理這幾段舞蹈畫面時,在美感上的確有吸引觀眾的目光,舞台效果也呈現出色的一面,蝴蝶服飾也起了加分的作用,觀眾沉浸在六年後的咖啡屋裡。我想,不只是編舞者,還有舞者,甚至是羅德的票友與觀眾們,都可以感受到,一如編舞者所云:已經不是六年前的那一家了!也期待羅德在編舞者的努力之下,繼續滋長茁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