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位點

【藝評】巴迪單簧管重奏團與High Fly豎笛四重奏之邂逅

公告日期:2020-10-14

180

巴迪單簧管重奏團與High Fly豎笛四重奏之邂逅
蘇秀華 
國立東華大學音樂學系教授(退休)

音樂 2020-09-15
演出 l 巴迪單簧管重奏團、High FLY豎笛四重奏
時間 l 2020/09/06(日)14:30
地點 l 誠品表演廳 (台北市信義區菸廠路88號B1)

  台灣近年音樂團體演出水準日益增進。除了演奏技巧的精湛,舞台上呈現的趣味構思更是讓人驚嘆連連,帶領觀眾進入多元創新音樂世界,此樂團是需要備受支持的。

  巴迪單簧管重奏團創立於2016年,是由一群喜愛單簧管的人士所結成的音樂團體。以貝多芬《費黛里奧》序曲(Fidelio Overture)展開了音樂會的序幕。觀眾在指揮李翰威所帶領的樂團下,緩緩步入聆聽的氛圍。

  豎笛是樂團樂器中,音色最令人舒坦悅耳的。經李翰威的精妙編曲後,豎笛重奏豐潤了樂團的音色,且將歌劇作品提升至一種格外舒適清新的境界;觀眾喜愛之餘又在好奇心的驅使下開啟了音樂創新的大門。指揮李翰威雖是國立台灣大學獸醫學系畢業,但音樂的學習經驗並不亞於從事音樂的藝術家。此樂團確實是一個臥虎藏龍的音樂團體。

  在機緣的合作下,樂團與High Fly豎笛四重奏的成員展現出一場令人愉悅的演出。經由旅美單簧管演奏家楊元碩,以作曲家梅特強斯頓(Matt Johnston)編制的版本所改編的第二號降E大調單簧管協奏曲,其改編曲是為單簧管演奏家范捷安及徐崇恩量身訂做改寫出獨特絢爛的雙單簧管協奏曲,由此襯托出二位留法豎笛獨奏家精湛的技巧,讓觀眾欣賞華麗花俏的豎笛技巧,更享受了優雅音樂流暢的快感。從音樂詮釋中可聽出兩位單簧管演奏家技藝不菲。

  接著展現了《第二號嗩笛狂想》這首改編曲確實可聽出其演奏的精湛技巧能力,單簧管與嗩吶的音色本來相差甚遠,但在音域與速度編曲變化下,獨奏家技術上的功力及音樂本身的變化與張力,創作出令人讚嘆的炫技曲;以單簧管與嗩吶的特性結合,來創造出音樂中的反差效果,此創舉呈現旅美單簧管家楊元碩高超的演奏技巧外,他更靈活表達出台風中的穩健風趣,並且控制了全場觀眾的情緒,在亢奮陶醉的氣氛下結束了上半場的演出。

  下半場音樂會以華格納《尼布龍根的指環》中〈女武神的騎行〉 (Ride of the Valkyries),展開震撼威武雄厚的音響,梅特、強斯頓以兩部降E調中音單簧管、十部降B調低音單簧管及倍低音單簧管所改編組成的編制,在蔣仲杰的指揮之下,演奏出令人振奮的音響效果,展現單簧管重奏團的潛力,更讓觀眾對單簧管的音色重新認知其多元的變化,值得讚賞!

  節目尾聲全團以美國管樂團大師呂德(Alfred Reed,1921-2005)所作的代表大作之一《亞美尼亞舞曲》,在楊元碩指揮下,樂團發揮的淋漓盡致的演出,音樂與觀眾的情緒氛圍產生爆炸性威力,使音樂帶領觀眾進入如癡如醉的境界中,讓觀眾留連忘返,安可的掌聲響徹整個音樂廳。
  《亞美尼亞舞曲》原曲共分為四個樂章,但其改編的時間點卻不相同,在
19731月首演的第一樂章,與後來19764月首演的另外三個樂章改稱為第一部分(part I) ,另外三個樂章合稱為第二部分(partII)

  第一樂章是由雄壯浩大序奏開始的「杏樹之歌(Tzirani Tzar)」、與優美可愛的「鷓鴣之歌(Gakavi Yerk) 」、為了愛人歌唱的「嗨,我的南珍(Hoy, Nazan Eem)」、頌讚雄偉山峰的「阿拉卡茨山(Alagyaz)」與華麗歡喜的快樂舞曲「衝阿、衝阿(Gna,Gna)」等五段旋律所構成,在壓軸曲目中,演出效果震撼十足,特別受到觀眾的喜愛,助長全場情緒高潮的氣勢。

  第二樂章的「風兒吹呀(Hov Arel)」曲中安插歌曲「農民的懇求(The Peasant' s Plea)」副歌,描述貧困年輕農夫,對著山風祈求,能解脫生活中的困苦,其旋律非常抒情、帶有淡淡哀愁的民謠。

  第三樂章的「可戶瑪(Khoomar)」是描寫年輕女孩可戶瑪的「婚禮舞曲(Wedding Dance) 」,以6/8拍子的律動來描述田園風光與舞蹈的快樂感。

  第四樂章的「洛林之歌(Lorva Horovel)」,也有個副題為「洛林地區的農民曲(Songs from Lori)」。其開頭旋律具強烈的象徵,穩重深沉的曲風,期間穿插5/8拍節奏的中亞風格的旋律後,進入將近每分鐘200拍急速快板舞曲。在急速快板後,進入了5/8拍與6/8的異國風情旋律慢板;然後則是以呂德最愛用的賦格手法重新導回急速快板主題,最後以狂暴咆嘯的華麗方式結束全曲。
  這次以巴迪單簧管重奏團的獨特編制來量身訂做改寫的曲目,挑戰首次的單簧管重奏團方式演出,觀眾除了欣賞一場創新音樂的演出,更在記憶中留下前所未有的聽覺饗宴。在作品《第二號嗩笛狂想》中,從其曲目名稱就令觀眾就產生了滿滿的好奇,嗩吶的音色在一般聽眾心中是較為尖銳刺耳的,因此作曲家與演奏家在樂曲的構思與表達中,得思考該如何以豎笛溫和抒情如歌的音色呈現出嗩吶的突出音樂色彩,確實是一場深具挑戰的任務。樂曲中除了表現出創新音樂的前衛特色外;還得在音樂中讓觀眾理解、更值得一窺的就是曲名中所提的嗩吶音色表現。豎笛該如模仿嗩吶,本身就令人充滿好奇與疑問,然而演出後所得到的熱烈回饋想必讓觀眾驚艷了豎笛音色的改造外,也啟迪了愛樂者更加豐富的音色想像。尤其在最後一個樂章中,正當速度的非凡攀升以及音響音色的震撼;以致全場氣息瞬間凝結與釋放後;有如衝出冰河般的興奮之感,在樂團結束的最後一音觀眾情緒仍然駐足於天際,眼神中流露出對創新音樂的崇敬與感動。空氣瞬間凝結成冰,唯有陣陣傳來的拍掌聲能融化當下的彭湃情緒,對於創新音樂的創作演出,觀眾想必對音樂的發想更加多元,在未來希望能有更多創新音樂的延展與創作,然而此次音樂會確實是一場值得鼓勵與讚賞的傑出之作。

新聞照片

近期新聞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