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位點

2018太平洋左岸藝術季-「刺客列傳荊軻」藝評

公告日期:2018-08-20

765

2018太平洋左岸藝術季-刺客列傳〈荊軻〉
時間:107年8月11日(六)14:30
地點:花蓮縣文化局演藝堂
撰文:劇作家/演員 林紋守(悟遠劇坊執行長、花蓮戲劇團藝術總監)
 
  詼諧中見嚴肅,嬉笑中見人生。士為知己者死,有幾隻?到底要幾隻?其實,有就好,即便定死,亦安然瞑目。
  栢優座創立於2007年,齣齣作品不斷嘗試打破傳統框架,並試圖淬鍊出另類傳統戲曲的現代新思維與新美學,刺客列傳〈荊軻〉為栢優座座首許栢昂於2015年度製作的編導演作品。
  古典京劇素來與庶民文化是有距離的,編導許栢昂試圖轉化京劇元素,並將劇本精神注入於寫實題材之中,拆解後重組,重組後再混搭,其手法相當成功。荊軻角色取自戰國時代古人,因此在運用以京劇元素作為舞台基調上的形藝感,便不容易因為劇本精神充滿時代潮感而覺得突兀,盡管其對白運用充滿流行語彙,人物間的互動也在在意圖映射現今寫實社會的樣貌,新如苦逼歲月,啃老議題與魯蛇翻身,舊談族群融合、身分認同、炒地皮等等。栢優版的荊軻,不禁讓人思考,所謂的英雄是時代所塑造,還是背後有其不得不為的原因,在世代更迭中,青壯的一輩似乎也漸漸可以感受到,他們並非處在一個有努力就會有收穫的社會,無奈地吶喊,只能以尋求知己,為知己而死,來求得心靈的慰藉。
  史載,「蓋聶論劍,話不投機,蓋聶怒目而視,荊軻揚長而去」,又載,「荊軻在邯鄲與魯句踐下棋賭博,互相爭吵起來,魯句踐怒斥他,他仍揚長而去」。荊軻史載中的兩次揚長而去,於栢優座中完全有了新解,月薪22K與100K談不攏,荊軻與蓋聶的「一刺」變成「魚刺」;荊軻到邯鄲拜訪魯句踐約架,「坐而論劍道」變成在甘單寺兩人「告解破裂」。荊軻兩次的揚長而去,黯然返家啃老,告訴觀眾,他註定成為一位魯蛇失敗者。 
  此外,此劇在舞台整體操作上令人驚艷,無需華麗布景,無需大型道具,無需多彩燈光,更無需強大的文武場編制,導演手法全然將整個舞台交付於演員,並充分的展現京劇「切末」(小道具)的抽象寫意,運用得簡單俐落又包羅萬象。劇情有篇章段落,卻又流暢相互呼應,京劇程式更像精靈般,此起彼落,活蹦亂跳於空朗潔淨的舞台上,荊軻搭公車發牢騷,妙,荊軻穿越密道找魯句踐告解,高,秦國併吞六國,舞台上無需龍套陣仗與鼓樂排場,觀眾一樣可以在田光與荊軻行酒令、唱戰車兒歌之際,感受到戰火的綿延及秦軍壓境沓然而至的威脅感。京劇程式沒有因為舞台劇演出風格的置入而被推翻,反而減省了大型道具、舞台布景等等的開銷成本,回歸戲曲的原始虛擬美學,讓人更貼切地領略,戲曲程式「類魔法」的威力與奇幻。樂師變成演員,舞台黑衣人變成路人甲,死亡表現也無需刀劍殺戮,而以黑布捲身、紅箱套頭,畫面令人肅然卻莞爾,田光為了激勵荊軻,自刎而亡;樊於期為成全荊軻刺秦,自砍首級,甚至荊軻刺秦失敗,被亂劍斃命,這些情節,皆讓觀眾還來不及反應悲傷情緒,就又破涕為笑。
  演員經常會以一人分飾多角,試圖來挑戰自己的極限,除了荊軻由許栢昂貫穿全劇演出外,京劇小天后黃宇琳從黑白無常、燕太子丹、荊軻母親到鑄劍名家徐夫人,王辰驊從秦王、蓋聶、魯句踐、高漸離、狗屠、田光到樊於期,憑藉著演員深厚的功底、唱功及優秀演技,讓刺客列傳-荊軻所有的關係人角色,全無模糊,又全有交代。
  生命的意義,在於為自己而活,還是為知己而死?生命的歷程,究竟要選擇平凡,還是壯烈傳奇,從古至今,一直都是被探討摸索的議題,但歸根究底,我們都只是過客,都只是旅人,都只是會到另個幽冥世界領牌報到的掛號人而已,戲裡戲外,又何必太過於認真呢?!

近期新聞

More
Top